• <dd id="esugm"></dd>
  • <nav id="esugm"></nav><input id="esugm"></input>
    作文網,小學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題材大全!

    名著梗概:《高老頭》

    編輯:作文網 | 來源:考場素材

    (法國)巴爾扎克著

    [名著閱讀故事梗概]

    故事發生在一八一九年。巴黎拉丁區有一所古舊、剝落的包飯客房--伏蓋公寓,是一個姓伏蓋的老婦人開的。屋子是死氣沉沉的,散發出一種閉塞的、霉爛的、酸腐的氣味,墻垣全帶幾分牢獄氣息。這里居住著七位房客:他們是歇業商人高里奧,窮大學生拉斯蒂涅,外號叫“鬼上當”的伏脫冷,老姑娘米旭諾,被父親拋棄的少女維多莉·泰伊番,死了丈夫的古的太太以及退職小公務員波阿萊老人。高里奧老頭已經六十九歲了。早年經營面粉生意。一八一三年結束了買賣。他剛搬到伏蓋公寓時,住著二樓最好的房間,每年付一千二百法郎的膳宿費。他“箱籠充實,里外服裝被褥行頭,都很講究”,十八件二號荷蘭細布襯衫,就叫伏蓋太太嘆賞不止,連鼻煙匣也是金的,每天早晨還得請理發師來給他梳洗撲粉。人們尊稱他高里奧先生。連伏蓋老娘也打起他的主意來。她已超過四十八歲,卻說成三十九歲。她添置衣帽,全副武裝,打扮得象“煨牛肉飯店的一塊招牌”。他想和高里奧結婚,把公寓盤出去,成為本區的一個顯要的太太,上戲院,坐包廂,還搞點慈善事業……總之,她做起甜蜜的小市民的黃金夢來。

    然而,高老頭卻把全部愛放在兩個已出嫁的女兒身上,不受伏蓋太太的誘惑。第二年終,高里奧要求搬住三樓,膳宿費減為每年九百法郎。對他住房的降級,人們議論紛紛。大家把他當作“惡癖、無恥、低能所產生的最神秘的人物”。伏蓋老娘也死了心,不再叫他先生,而是叫高老頭了。

    第三年,高里奧要求搬住四樓,每月房錢降為四十五法郎。他戒了鼻煙,打發了理發匠,頭上也不撲粉了。金剛鉆、金煙匣、金鏈條等飾物一件也不見了。而且不分冬夏,只穿一件栗色粗呢大褂和灰色毛料長褲。他越來越瘦,腿肚子癟了下去;從前因心滿意足而肥胖的臉,不知打了多少皺裥;腦門上有了溝槽,牙床骨突了出來,老態龍鐘,搖搖晃晃,面如死灰。開初,他的女兒來得很勤,后來卻很少來了。當人們問他為何女兒不來看他時,他象給針刺一樣。人們拿他尋開心,甚至把他當作“出氣筒”。

    伏蓋公寓另一位房客拉斯蒂涅是一個從外省鄉下到巴黎讀法律的大學生,白皮膚,黑頭發,藍眼睛。風度、舉止、姿勢都顯出他是個大家子弟。平常他只穿一件舊大褂,粗背心;蹩腳的舊黑領帶扣得馬馬虎虎,象一般大學生一樣;褲子也跟上裝差不多,靴子已經換過底皮。他是一個有野心的青年。家境貧寒與巴黎豪華生活的刺激加強了他“對權位的欲望與出人頭地的志愿”。起先,他沒頭沒腦的用功,后來,他發覺女子對社會生活有極大的影響,便突然想投身上流社會,去“征服幾個可以做他后臺的婦女”。他通過祖姑母的介紹,攀上了闊親戚特·鮑賽昂子爵夫人,并在這位表姐的家里認識了雷斯多伯爵夫人。回到伏蓋公寓,他把這事給高老頭說了。沒想到這位漂亮的伯爵夫人竟是高老頭的大女兒。

    第二天,他到雷斯多伯爵夫人家訪問。他有意提起鮑賽昂子爵夫人是他的親戚,為此,他受到熱烈的歡迎。可是,當他說出他和高老頭住在一起時,卻引起伯爵夫婦的不快。他們把他冷冷地打發出來了。

    拉斯蒂涅帶著疑惑的心情,到表姊鮑賽昂子爵夫人家求教。剛好子爵夫人被情人--一個葡萄牙貴族阿瞿達侯爵拋棄,心情不好。他突然問拉斯蒂涅說:“你能為我殺人么?”拉斯蒂涅說;“殺兩個都可以。”子爵夫人聽了大學生這句野心勃勃的回答,不禁對他大為關切起來。拉斯蒂涅要表姊給他解釋:為什么當他說出高老頭的名字時,竟得罪了雷斯多伯爵夫婦?子爵夫人便把高老頭和他的女兒的故事告訴了他。高老頭有兩個女兒,他都喜歡得要命。但現在女兒差不多不承認父親了。高老頭早年喪偶,他照看女兒長大。當女兒到達結婚年齡時,他把全部財產均分給她們作陪嫁,好讓女兒攀上一門好親事。大女兒好虛榮,嫁了貴族雷斯多;二女兒愛錢,嫁給銀行家紐沁根。高老頭滿以為女兒嫁了人,等于有了兩個家。可以受到女兒、女婿的敬重、供養。誰知不到兩年,女婿把他當作“是個要不得的下流東西”,把他從家里趕了出去。兩個女兒只是要錢要東西時才去找爸爸,可是現在高老頭已沒錢了……聽了表姊的一番介紹,拉斯蒂涅為高老頭流下了同情的淚水。

    鮑賽昂子爵夫人告訴拉斯蒂涅,“社會又卑鄙又殘忍”。要他“以牙還牙去對付這個社會”。她說:“你越沒有心肝,就越高升得快。你毫不留情的打擊人家,人家就怕你。”同時,她還告訴拉斯蒂涅要想在巴黎社會出人頭地,必須得到一個女子的青睞,要是“沒有一個女人關切,他在這兒便一文不值,這女人還得年輕、有錢、漂亮。”她提議拉斯蒂涅可以去勾引高老頭的第二個女兒但斐納。她說:“那位漂亮的太太可以做你的幌子。一朝她把你另眼相看了,所有的女人就會一窩蜂的來追你。”最后,她還告訴拉斯蒂涅要善于作假。“倘使你有什么真情,就得象寶貝一樣藏起。”因此,心狠、女人、作假這三樣便是子爵夫人告訴他的在巴黎社會晉升的法寶。

    子爵夫人的一席話,給拉斯蒂涅上了人生的第一課。他從子爵家里出來時,“感到在巴黎平步青云,找到了門路的快樂”。同時,也便他“看到了社會的本相:法律跟道德,對有錢的人全無效力,財產才是金科玉律”。他為了插足上流社會,寫信給母親和兩個妹妹。要她們變賣首飾給他寄一千二右法郎來,因為他要這筆錢來置辦衣物。他在信里威脅說,如果弄不到錢,他便準備自殺。

    伏蓋公寓另一位房客伏脫冷,是一個飽經世幫的刑事逃犯,外號叫“鬼上當”。他大約四十歲上下,肩頭很寬。胸部很發達,肌肉暴突,方方的手大非常厚實,手指中節生著一簇簇茶紅色的濃毛。他懂得很多,閱歷很廣,有著嘻嘻哈哈愛嘲弄人的脾氣。他看出了拉斯蒂涅想發財和往上爬的心思。他告訴拉斯蒂涅說,在巴黎的社會里要走正直的道路,靠個人用功是行不通的。“在這個人堆里,不象炮彈一樣轟進去,就得象瘟疫一般鉆進去。清白誠實是一無用處的”。他向拉斯蒂涅提出一個在六個月同就能造成他幸福的計劃。這就是要他去愛房客維多利小姐。因為她是百萬富翁泰伊番的棄女。而泰伊番只有一個獨生子。伏脫冷要以挑動他的一個朋友和泰伊番的兒子決斗,并把他殺死;泰伊番無人繼承產業,必定回過頭來承認女兒,這樣拉斯蒂涅便可以當上百萬富翁的乘龍快婿了;事成之后拉斯蒂涅只要給他二十萬法郎作報酬,他拿了這筆錢到美洲去經營種植園,再撈它幾百萬,這樣他的日子也過得象小皇帝一樣快活了。拉斯蒂涅對這份計劃感到害怕和猶豫,于是,伏脫冷又向他指出:“我現在向你提議的,跟你將來所要做的,差別只在于見血不見血。”

    拉斯蒂涅陪子爵夫人上戲院撲克戲,認識了高老頭的二女兒但斐納。她有金黃的頭發,迷人的聲調,身材窈窕,象燕子一樣輕巧。回來他把這事告訴給高老頭聽。高老頭由于聽到女兒的消息,象聽“上帝的圣旨”一般地聽著。然后,他高興地說:“倘使她喜歡你,我也要喜歡會你呢。”他只埋怨女婿不好,女兒倒是孝順的。他說:“要是有相男人使我的小但斐納快活,把真正愛情給她,那我可以替那個男人擦靴子、送信、跑腿……”

    第二天,拉斯蒂涅去拜訪但斐納。她剛好欠了一筆債,丈夫不肯給她歸還,心情很煩躁。她要拉斯蒂涅去賭場幫她賭一下。結果拉斯蒂涅運氣好,贏了七千法郎。但斐納便把他贏來的錢償還了債務。

    從但斐納家里出來,拉斯蒂涅又喜又惱。喜的是他釣上了一個巴黎最漂亮、最風流的女子;惱的是伏脫冷教他的發財計劃全給推翻了。高老頭看到拉斯蒂涅喜歡但斐納,便自動出來給女兒拉皮條。他在街上私下租了間房子,他為拉斯蒂涅和但斐納幽會的地方,并以但斐納的名義買了塊金表送給拉斯蒂涅。

    與此同時,伏脫冷巳差人把泰伊番獨生子殺死了。泰伊番派人接維多利小姐回去。愛但斐納呢,還是愛維多利小姐?拉斯蒂涅腦子里波濤起伏。最后,他選擇了但斐納,因為他想“這樣的結合既沒有罪過,也沒有什么能教最嚴格的道學家皺一皺眉頭的地方”。

    房客米旭諾老小姐,身體瘦得只剩一所骨頭,干癟的臉孔帶點兒兇相。尖利的聲音好似叢林中冬天將臨時的蟑鳴。她接受了警察局暗探的差使,刺探伏脫冷的身份。一天,她用麻藥麻翻了伏脫冷,發現了他身上的囚犯的印記,原來伏脫冷是個刑事逃犯,于是他被捕了。

    但斐納和丈夫吵嘴跑來找高老頭。她告訴父親,銀行家向她提出一個交換條件:即他可以讓妻子和拉斯蒂涅自由來往,但妻子不能向他要還陪嫁錢。高老頭要女兒不能接受這條件。他說:“錢是性命,有了錢就有了一切。”小女兒的事未了。大女兒雷斯多夫人又來找高老頭。她要父親提供一萬二千法郎的款子,以挽救其情夫將要遭到坐牢的危險。這是高老頭巳分文不剩了,他為但斐納租房子剛好花去了這個數目。于是,姐妹當著父親的面少起嘴來。高老頭愛莫能助,感到十分傷心和痛苦。他歇斯底里地喊道,他一點法子也沒有了,除非去偷、去搶、去殺人、去賣壯丁。受了這場刺激,高老頭中風病倒了。接著又是腦溢血。可是,在高老頭患病期間,兩姐妹都沒有一看望他。但斐納關心的是她即將參加盼望巳久的鮑賽昂子爵夫人家的跳舞會;雷斯多夫人來過一次,但不是來看望父親的病,而是她欠裁縫一千法郎的定錢,要父親給她支付。高老頭只好又賣掉自己的餐具、銀耳環和抵押了年金。

    鮑賽昂子爵府上舉行盛大的舞全,公主、爵爺、名門閨秀都前行參加。五百多輛馬車上的燈照得四周通明雪亮。客廳里富麗堂皇,“樂隊送出一句又一句的音樂,在金碧輝煌的天頂下繚繞”。但這一切豪華在子爵夫人心中巳變成一片荒涼,這是她告別巴黎貴族上流社會最后一次出頭露面了。她巳得知她的情人阿瞿達侯爵巳由皇上批準和一個銀行家小姐結婚了。她叫拉斯蒂涅去阿瞿達那里討回了全部情書,流著淚把它燒了。為此,她看破紅塵,待舞會結束后,她便要藏身到諾曼的鄉下去了

    。拉斯蒂涅把表姊送上別離巴黎的馬車。當他回到伏蓋公寓時,他感到“他的教育已經受完了”,并認為他是“入了地獄,而且還得耽下去”。

    高老頭病危。臨死前,他要再見女兒一面。可是兩個女兒都推三阻四不來。雷斯多夫人和丈夫嘔氣不來;但斐納說夜里參加跳舞會著了涼不來。高老頭眼淚汪汪,這時他才明白他和女兒的關系是建立在金錢上面,他有錢就受到女兒的尊敬和親熱;錢沒了,就象個被榨干的檸檬的空殼一樣被扔到街上。他以一次歇斯底里地喊道:“社會、世界都靠父道做軸心的;女兒不愛父親,不是天翻地覆了嗎?”最后,雷斯多夫人來了一下,但父親巳咽氣了。

    高老頭出殯時,沒有一個女兒女婿去送葬。只派了兩駕打著爵微的空車跟在棺柩的后面。棺木是由一個學醫的大學生皮安訓向醫院廉價買來的,送葬費由拉斯蒂涅賣掉了一塊金表支付。整個殯葬冷冷清清。拉斯蒂涅在高老頭棺木下士時,傷心起來,他瞧著墓穴,埋葬了他青年人的最后一滴眼淚。然后,他看著塞納河兩岸慢慢亮起的燈火,他氣概非凡地說了句:“現在咱們倆來拼一拼吧!”他為了表示向社會挑戰,晚上便上銀行家太太但斐納家去吃晚飯了。

    推薦閱讀:
    分分快三分分快三平台分分快三主页分分快三网站分分快三官网分分快三娱乐分分快三开户分分快三注册分分快三是真的吗分分快三登入分分快三快三分分快三时时彩分分快三手机app下载分分快三开奖 迪庆 | 天长 | 盘锦 | 高密 | 宝应县 | 山南 | 昭通 | 东海 | 安徽合肥 | 宝鸡 | 新沂 | 香港香港 | 吴忠 | 库尔勒 | 鹰潭 | 洛阳 | 铜仁 | 岳阳 | 天长 | 温岭 | 保定 | 佛山 | 广饶 | 临沧 | 嘉峪关 | 绍兴 | 果洛 | 衢州 | 娄底 | 项城 | 诸暨 | 东方 | 黄石 | 庄河 | 喀什 | 随州 | 南通 | 吉安 | 三河 | 永康 | 景德镇 | 毕节 | 九江 | 绵阳 | 丽江 | 林芝 | 吐鲁番 | 厦门 | 安顺 | 绵阳 | 秦皇岛 | 厦门 | 怒江 | 保亭 | 芜湖 | 武威 | 赤峰 | 文山 | 图木舒克 | 汕头 | 巴中 | 延安 | 大庆 | 铜川 | 云南昆明 | 吴忠 | 和田 | 周口 | 自贡 | 包头 | 潮州 | 南充 | 安徽合肥 | 绥化 | 济南 | 庆阳 | 琼中 | 阿勒泰 | 咸阳 | 醴陵 | 葫芦岛 | 济宁 | 神木 | 如皋 | 莱芜 | 三明 | 厦门 | 哈密 | 保定 | 怒江 | 恩施 | 曲靖 | 诸城 | 七台河 | 佳木斯 | 芜湖 | 南平 | 遂宁 | 铜川 | 陕西西安 | 如皋 | 昌吉 | 广西南宁 | 沧州 | 温州 | 石河子 | 金华 | 沛县 | 伊犁 | 台中 | 汕尾 | 柳州 | 宿迁 | 阿拉尔 | 大丰 | 朝阳 | 株洲 | 曲靖 | 苍南 | 诸城 | 贵州贵阳 | 铜仁 | 衡阳 | 克孜勒苏 | 定安 | 莒县 | 铁岭 | 百色 | 唐山 | 锦州 | 滕州 | 林芝 | 白山 | 荣成 | 江苏苏州 | 莆田 | 四平 | 保定 | 邵阳 | 广西南宁 | 邹平 | 桂林 | 来宾 | 晋江 | 霍邱 | 鞍山 | 延安 | 洛阳 | 辽源 | 香港香港 | 安阳 | 包头 | 孝感 | 临夏 | 儋州 | 石嘴山 | 吉安 | 白山 | 仁寿 | 东台 | 陕西西安 | 建湖 | 鹤壁 | 曲靖 | 吴忠 | 台州 | 库尔勒 | 兴安盟 | 阿拉尔 | 扬中 | 赣州 | 雄安新区 | 滨州 | 定州 | 莒县 | 迪庆 | 浙江杭州 | 忻州 | 湖南长沙 | 湛江 | 鸡西 | 昌吉 | 日照 | 锦州 | 乌海 | 淄博 | 通化 | 邳州 | 简阳 | 漯河 | 晋中 | 广元 | 宿迁 | 常州 | 绍兴 | 和田 | 榆林 | 内江 | 阿勒泰 | 溧阳 | 三亚 | 绵阳 | 遵义 | 凉山 | 章丘 | 衡水 | 临沂 |